既然毒性可以量化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08日

  也许很多人以为,这正是中药“没有副作用”的明证。可其实这样才是令人担忧的。中成药及其来源中草药的成分极为复杂,本应条分缕析、进行多重临床前实验及临床试验。然而出于种种原因,这项工作并没有完全开展,中草药带着“天然无副作用”的光环不明不白吃到了患者肚子里,结果却产生了各种毒性作用,令人措手不及。

  要说清楚这个问题,还要提出一组对立概念:“治疗作用”VS“毒作用”、“副作用”。以金鸡纳霜中的奎宁为例,用于治疗疟疾时,用量过多会导致心律失常。心律失常是一种中毒现象,所以它有“毒作用”;同时也是治疗目的以外的药理作用,因此它还有“副作用”。

  除了乌头、曼陀罗、断肠草这些众所周知的有毒植物外,事实上我们常吃到的一些食物,在一定条件下也是有毒的。例如,发芽马铃薯中的龙葵素可麻痹呼吸中枢致死,未煮透的四季豆中的皂素和红细胞凝集素可致头晕呕吐,新鲜山药所含生物碱容易使人过敏,未去皮浸泡的木薯所含氰化物毒性极强可致人死地。

  再举一例,雷公藤有抗肿瘤及免疫抑制作用,是非常有前途的治疗癌症及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中草药。然而它毒性也很强,服食根皮30g-60g即可致死。因而用药剂量需要严格控制在毒性剂量范围之下,仿佛天平的指针,左偏为药物,右偏即为毒物。

  普通患者通常并不具备完善的医药知识体系,获得相关信息的主要途径无非是电视、报刊、广告、熟人以及朋友圈。这些未经科学阀门过滤的信息源,充斥着各类商业广告、医托、伪科学及民粹。尽管许多患者平时非常注意身体调养,信赖有机食品,反对化学产品,然而在蒙蔽中却把有毒中药当作天然无害成分大把大把吃了下去。

  在诸多非法食品添加剂被曝光后,民众对“化学成分”可谓风声鹤唳,视其为毒蛇猛兽的同时,转而拥护一切天然成分,却忽略了“天然植物往往有毒”这一常识。

  由这两个例子我们可以得出粗浅的结论:药物和毒物并没有严格的分界,区别只在于剂量。而如何掌握用药剂量以避免毒副作用发生,或者通过药物炮制等手段使得毒副作用降低,成了医药学界数百年来的工作重点。

  要知道,除了甘美的果实吸引动物吃掉以传播种子之外,植物极力避免自己的任何一部分被吃掉,于是“心机深重”地合成了各种物质。植物静默不语,但不是好欺负的,它们远比我们想象的聪明和有能耐。有些次生植物物质的拒食机制非常复杂。比如多种豆科植物种子中的非蛋白氨基酸,看起来和能够正常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十分类似,但用前者“造”出来的蛋白质并不能正常工作,会导致吃下种子的动物生存受到不良影响。

  事实上,现代毒理学的发展早已超越了经典毒理学。剂量阈值统计方式在更新,基因敲除(knockout)动物被用于试验,DNA芯片等分析手段不断推陈出新,临床前安全性评价也逐步成为新药上市前的惯例。因此,当我们拆开西药的包装盒取出说明书,往往会看到上面写着林林总总的不良反应和禁忌,令人触目惊心;而中成药的说明书上“不良反应”、“禁忌”两栏却常常是“尚不明确”。

  16世纪,西方毒理学研究的里程碑事件诞生了。瑞士医生Paracelsus在其著作中提出了一个观点:剂量决定一种物质是不是毒物。也就是说,没有绝对的毒物和非毒物,而是由剂量的多少决定。即便是水、盐、氧气这样的生存必需物质,一旦过量也会造成毒害。这就是现代毒理学的奠基,也是传统中医始终没有迈出的一步。

  曼陀罗是著名的药用植物,含莨菪碱、东莨菪碱和曼陀罗等药用活性成分,但全草有剧毒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tane128.com/chaojili/138.html